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保荐包装黑手华泰联合雷文龙公然篡改招股书-【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6 03:29:23 阅读: 来源: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而其东家华泰联合更是在2010年“炮制”了众多的高市盈率个股,成为PE“泡沫”制造机。新股发行所呈现出的“三高”现象,放大了参与者的风险,留给市场的却是“一地鸡毛”。

中国首例篡改招股书

高德红外的首发申请早在今年1月29日就获得了审核通过,5月7日,公司启动首次公开发行;5月10日至12日,公司已先后在北京、深圳、上海向询价对象进行了推介。按照计划,5月14日原本是公司刊登《发行公告》、《投资风险特别公告》以及网上路演的日子。然而高德红外发布公告称,由于在推介过程中发现存在需进一步核查的问题,发行人与保荐机构华泰联合证券协商决定暂缓本次A股发行。高德红外因“核查的问题”而被迫中断。

6月25日,高德红外和华联合证券恢复发行工作,公司表示已对海外非测温类红外热像仪整机出口的订单进展情况进行了核查,并确认该事件不会对发行构成实质不利影响。7月16日,高德红外成功登陆中小企业板,募集资金19.5亿元。

8月18日,证监会网站公示,华泰联合证券保荐代表人,在保荐高德红外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项目时,未向证监会报告擅自修改招股说明书,按照《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中国证监会于2010年8月9日决定对雷文龙、张邈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对话雷文龙:“只是修改了财务资料”

高德红外已顺利过会,保荐代表人为何要在过会后主动修改招股书,增加公司上市的风险?既然做出了修改,其又为何不按照规定向证监会通报?其修改的到底是招股书中哪方面的内容?对于这些疑惑,证监会没有公告,记者翻阅公开资料并没有找到答案。

对于更改的内容,雷文龙对《投资快报》记者称,按照证监会的要求,招股书中要陈述公司三年一期的财务报告。高德红外是于2010年1月过会的,当时预披露文件中,陈述的是公司2006年、2007年、2008年和2009年中期的财务报告。“而到推介的时候,已经是今年五月份,高德红外2009年的财务报告已经出来了,所以我们就把2009年中期的财务数据换成了2009年全年的财务数据。”

对于为何在更改招股书后,没有向证监会报告,雷文龙对此解释称,“当时是觉得这个对财务资料的更改不影响投资者对公司基本面的判断,所以改完后就没有单独向证监会汇报。”此外,“再加上那个时候的举报信特别多,二、三十封,都是竞争对手举报的,我们当时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所以对这个更改的意识当时没那么强。不过,这确实是我们做错了,我们后来也意识到了这点,以后会更注意这个程序方面的问题。”雷文龙谦逊地对记者表示。

谈及当前的保荐制度,雷文龙认为,目前的保荐制度还不错,个人责任强多了。资料审查方面也齐全很多,毕竟上市涉及到的利益很多,个人财富也会瞬间剧增,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不过保荐制度在发展的过程中,肯定会有一些问题发生。这是一个慢慢完善的过程,不可能一下子就很完美,什么问题都没有了,需要大家的努力,让这个制度变得更好。

相比于雷文龙的谦虚,高德红外则显得“蛮横”很多。记者按照其公示的电话打过去,刚说明来意,对方说了一句不是证券部,就立马挂断了电话,此后不是电话被挂断,就是无人接听。

投行人士:删除“申报稿”核心内容

然而,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行人士却对记者称,当初雷文龙篡改的并不是财务资料,而是关于公司一个两亿订单的公告。2010年上半年,高德红外曾接到一个海外非测温类红外热像仪整机出口订单,金额合计人民币约1.9亿元。“在去年1月发布的申报稿中还曾看到这个订单的公告,但到了招股书中却没有该订单及其进展方面的内容。”上述投行人士称。其补充道,这笔订单是由同行人士发现的,并向证监会进行了举报,这也致使高德红外的发行工作被暂缓。

记者翻阅了公司1月25日发布的预披露资料,文章称,“根据已达成的供货意向,预计2010 年上半年公司海外非测温类红外热像仪整机出口订单金额达到近2 亿元。”但在招股书中,确实没有关于该笔订单的进展情况。

核查后高德红外对外称,有关(上述订单)事项的披露状况不会对发行人股票的投资价值构成实质不利影响。资料显示,高德红外主营业务为红外热像仪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产销规模多年来稳居国内第一,是红外热成像领域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本土企业。

华泰联合:PE“泡沫”制造机

自2009年IPO重启以来,华泰联合证券共保荐了39家公司,其中有32家公司顺利通过了发审会的审核。根据wind资讯显示,华泰业务的主承销业务的通过率为82.05%,位居67家保荐机构的第40位。

记者发现,华泰联合保荐的公司可谓是高PE个股的“集中营”。wind资讯的统计显示,截至去年IPO重启以来,华泰联合保荐的24家已上市公司,平均发行市盈率高达64.46倍。其中有4家公司的发行市盈率(摊薄)高于或接近100倍,包括了中小板发行市盈率之最的搜于特(002503)(002503),高达113.64倍,创业板的新宙邦(300037)(300037)、三维斯(300056)和太阳鸟(300123)(300123)的市盈率也是“高不可攀”,分别为111.5倍、102.81倍和96.27倍。另外,燃控科技(300152)(300152)、华斯股份(002494)(002494)和万邦达(300055)(300055)的发行市盈率都在70倍以上。

然而,高市盈率无阻百元高价股的诞生。虽然头顶中小板最高市盈率个股的光环,搜于特在上市后不久,股价便创出新高。去年12月初,上市还不到一个月的搜于特终于在收盘时站上百元大关,成为新晋的百元贵族之一,而搜于特的发行价为75元。

此前,这家公司不仅名字默默无闻,投资者对其经营的服装连锁店品牌“潮流前线”也是知之甚少,因为搜于特将自己定义为“时尚下乡”,其业务主要集中在三、四线城市,针对15-29岁的年轻人,定价显著低于其他知名休闲品牌,2009年净利润5406万元。但就是这样一家公司,IPO时的发行市盈率就达到113.64倍,创出中小板之最,上市首日比75元的发行价上涨14%后,仅用了19个交易日就顺利超过百元。

然而,对比起一度冲高到近百元的价位,目前搜于特昨日92元的收盘价已经接近目标价位了。有分析人士对此表示,高市盈率带来的风险不可忽视,提醒投资者要注意泡沫的风险。

另外一家由华泰联合保荐的公司,金亚科技(300028)(300028)也是在上市首日便疯涨。

虽然发行市盈率仅为45.2倍,但是上市首日仍是遭到了爆炒,首日大涨近210%,但上市后股价便“跌跌不休”。首日的暴涨后,游资纷纷逃离,股价惨遭连续两个跌停板。

从上市以来的市场表现来看,金亚科技的股价从最高的34.28元,一度下跌到近15元,股价像“坐过山车”,振幅高达132.09%。

17%公司业绩变脸

除了高市盈率的“泡沫”之外,部分由华泰联合保荐的公司出现了业绩变脸的迹象。更有甚者,部分公司高管出现了套现潮。

截至2010年年底,自IPO重启以来由华泰联合保荐并已上市的公司共24家,其中有4家出现了业绩“变脸”,也就是说有近17%的公司业绩出现下滑。其中,双箭股份(002381)首当其冲,该股去年4月份上市,但是去年前三季度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仅为3115.79万元,同比下降近29%。

虽然有政府补助的“输血”,但是双箭股份的业绩仍然频频告急。在去年半年报中,公司宣布于2010年6月30日收到桐乡市财政局拨付的企业上市补助资金500万元,将计入当期收益。然而,虽然有政府补助,仍然没有改变双箭股份前三季度亏损的命运。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为5.82亿,净利润仅为3115.79万元,同比下降近29%。

另外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新宙邦(300037),其高股价也是高市盈率“吹出来”的泡沫。虽然新宙邦111.5倍的发行市盈率也是让人望而却步,但是高市盈率隐藏的却是名不副实的业绩。

从新宙邦去年的财报来看,公司净利润的增长是由公司首发上市增加了公司股本所造成的。2010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净利未3800万元-4160万元,同比增长50%-67%,每股收益0.36-0.39元,同比增长16%-26%,每股收益同比增长低于净利增幅。

公司上半年业绩同比增长的原因是,电子行业市场回暖,下游需求旺盛,使公司主营产品均保持良好发展势头,销售与利润实现了较大的增长;应收款账龄得到了优化,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明显减少;上市募集资金的存款利息增加,使净利增长。从已发布的创业板公司看,业绩同比增长大多处在50-80%之间,并且多受存款利息和政府补助等非营业性收入影响,“真实的增速”应低于公司公布的增速。

高管套现潮

然而,比业绩变脸更让投资者难以承受的是高官离职和套现潮。由华泰联合保荐的金亚科技,在去年年底,公司高管“钻空子”抛股套现,前董事陆擎持有公司股份516万股,于3月31日辞职,因为金亚科技是最早在创业板上市的企业之一,她所持有的股份将可以在11月1日解禁卖出。而陆擎也有望成为创业板首批上市公司最早套现的前高管。

资料显示,2006年11月,陆擎作为自然人用1000万元买下金亚科技1000万股,很快便出现转让股权的行为,一年后陆擎将所持有的420万股、100万股和50万股以2.5元/股的价格分别转让给杭元福创业、谢福文和高敬杰。

此次转让股份,陆擎换回资金1425万元,已经收回初期投入资金。而真正的收益或将在一个月后实现,因为陆擎手中剩余的430万股股份,经金亚科技2009年度“10转2”后增加到516万股,如果以9月7日收盘价18.61元/股计算,这些股票的市值超过9600万元,收益将会超过20倍。

深交所最新数据显示,金亚科技12月6日以15.81元/股的价格成交一笔大宗交易共258万股,涉及成交额达4078.98万元。反观金亚科技10月末披露的首批限售股解禁股东名单中,公司前董事陆擎的解禁股数恰好为258万股。由此可断定,陆擎应为本次减持的始作俑者。

专业人士点评

曹中铭:估值离谱 给保荐人戴“紧箍咒”

新股高价发行,发行人与保荐人是最大的赢家。发行人因此能“圈”到更多的资金,保荐人能够获取更多的承销费用。特别是,当某些承销费用与超募资金挂钩时,保荐人的利益无疑更巨大。

新股发行,定价是关键。发行定价不仅关系到发行人融资额的高低与承销商承销费用的多少,也关系到申购者能否分享新股“盛宴”以及二级市场参与者能否从中获取收益。而一般的中小企业发行新股,保荐机构则能充分发挥其影响力,有时候甚至是决定性的。虽然新股询价制已施行多年,但保荐机构影响新股定价的阴霾却始终挥之不去。因此,某些新股的发行价格不是由询价机构“询”出来的,反而是保荐机构“估值”的结果。

要避免甚至杜绝保荐人以离谱的估值来误导询价机构的现象发生,给保荐人套上“紧箍咒”,以截断其中的利益链条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手段。具体方法为:当新股二级市场价格低于保荐人给出的估值区间下限(或中位值)时,保荐人应承诺买入发行总额一定比例的新股股份,股价不到其估值的中位值不能套现。以农行为例,中信证券给出农行A股合理价值区间为每股3.02~4.07元,中位值为3.55元,当前农行股价低于3.02元,中信证券应该从二级市场买入一定数量的农行股份,只有当农行股价上涨至3.55元或以上时,中信证券才能套现。

宁波回收10年茅台酒价格行情

西安工装家装维修怎么保养

台州发电机出租

荣耀青春零件高价回收交城

oppoFind手机中壳大量收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