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经济增长双过半隐忧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35:19 阅读: 来源: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经济增长“双过半”隐忧

日历翻到6月份,不少地方政府官员的大脑神经开始紧绷起来,因为对于他们而言,“双过半”是一个硬指标。

“光阴似箭、时不我待。让我们立即行动起来,落实落实再落实,拼搏拼搏再拼搏,奋斗奋斗再奋斗,为实现‘双过半’、为实现经济社会发展‘全年红’奋力冲刺!”翻开报纸、点开网页,这种鼓舞士气、斗志昂扬、励志式的口号触目可及,生动再现了一幅幅百米冲刺图。

为实现全年经济增长目标,在年中做做动员、加油鼓劲似乎很有必要,但从经济自身发展规律而言,“双过半”却有些经不起推敲,尤其是在中国经济进入中速增长区间的新常态下,依然生硬地要求在特定的时间点实现既定任务过半的现象却让人担忧。

税收过半是否会使得结构性减税的目标打折?运动式的冲刺是否会催生一些虚假数字,制造人为的“双过半”?对经济增速的强调是否会促使一些官员放弃改革而重回依赖投资重视刺激的老路?

老思路遭遇新常态

“双过半”究竟起源于何时已无从考究,但意思非常明了,即时间过半,任务过半,常见于每年年中政府工作会议中。每到年中,确保“双过半”的口号总是铺天盖地,而过了6月,欢呼“双过半”的掌声又接踵而至,令人目不暇接。

6月伊始,已先后有多个省市区政府领导班子召开会议。会议内容大同小异,核心内容即号召大家时刻紧张起来,更加振奋起来,全力冲刺“双过半”的各项目标任务,从而为顺利完成全年目标任务打下坚实基础。

记者了解到,东部某省委、省政府表示,为了确保上半年各项目标任务达进度、超序时,努力交出合格的半年报,优秀的成绩单,为了便于各地各部门集中精力抓好工作落实,省委明确6月份原则上不召开全省性的会议。

为实现“双过半”,各地区大干特干、咬紧牙关努力冲刺的形象跃然纸上。

在确保完成的“双过半”任务中,首当其冲的就是经济增速,除了这个重头戏外,还有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新建项目开工率、财税收入等。

据悉,近期河南安阳、内蒙古包头、辽宁阜新、江苏大丰等地都开展了督促市县财务收入“双过半”的专项会议,要求财务部门强抓时间,抢抓征收,多方面挖掘税源,“严征细管,颗粒归仓”。

对于这种现象,有专家表示担忧,认为这种运动式的征税无视经济规律,导致企业税负短期内急剧增加或者可能出现一些人为造假等现象。

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的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苏剑就表示,税收部门征税应该坚持日常征收、及时征收、应收尽收,而企业和个人对于交税时点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进行安排,只要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就无可厚非,“凭什么要求时间过半任务过半呢?”

经济运行有其自身的规律,比如经济运行具有一定的季节性。“企业在年初集中生产,但其产出有可能到年底才实现,也就是说前半年可能一点产出都没有,如果政府非要上报年中产出量,这怎么可能?”苏剑接着说。

最关键的是,与往年不同,中国经济现已告别了过去高歌猛进式的高速增长期,进入了新常态——中速增长区间。地方经济的表现尤其明显,截至目前,已发布一季度经济报告的31个省份中,有11个省份的增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值得关注的是,为了适应新情况,今年年初一些省份已主动调低经济增速目标。比如河北将原定的8.5%调整为8%,山西则将此后两年的经济增速由年均增长13%调整为10%左右,但仍有部分已调低预期目标的省份仍未完成预期指标,比如内蒙古、甘肃、宁夏一季度经济增速均低于8%,与目标差距4个百分点。

经济形势严峻。更不容乐观的是,多家机构预计二季度需求不振的局面难以有明显改观,在经济增速未突破决策层底线之前,经济增速的下行趋势还将延续。

有专家认为,在经济增速放缓已成为新常态的情况下,地方政府依然要求实现“双过半”的既定目标难免有些按图索骥之嫌,难免导致两大后果:虚假数据“双过半”和加大有形之手的刺激力度。相对而言,这两大后果所造成的影响更为恶劣,也与中央精神严重不符。

在当前形势下中央政府之所以提出新常态这个概念,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唐建伟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分析,这其实是在警示地方政府,一要认识到当前经济放缓是正常趋势,二要改变原来政策执行的方式。原来经济增速下降,就要托住,就要出政策刺激,但如果认识到这是一种常态,就没有必要去刺激了。

随着经济增速在考量指标中地位的下降,苏剑预计,其他一些方面将变得越来越重要,比如产业结构、行政改革、增长方式等。“增长降速,其他方面加速,改革将成为各地方政府的主要任务。”

激发市场活力,调整经济结构将成为今后各地方政府工作的重点,成为他们工作的新常态。

政府要准确自我定位

有专家一针见血,认为人为“双过半”、运动式征税根源于地方官员唯GDP(国内生产总值)、唯数据论的政绩观。

GDP曾是我国考核地方官员政绩的一个重要指标,极大地鼓舞了地方官员参与地方经济建设的积极性。而地方政府的推动也成为中国此前30年经济腾飞的重要动力之一,这种现象曾被一些经济学家誉为县域经济,被称为中国模式。

随着经济的发展,唯GDP论逐渐展示出越来越恶劣的负面影响,比如为追求经济增速而无视环境污染,甚至出现了大量为了GDP而盲目建设的现象。

为了扭转此局面,中组部在今年3月印发了《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指出,要抓紧清理和调整考核评价指标,废止不符合中央要求的制度规定,树立正确的考核导向,使考核由单纯比经济总量、比发展速度转变为比发展质量、发展方式、发展后劲。

立足于此,今年一些省份纷纷下调了经济增速。下调经济增速相对容易,要改变地方官员唯GDP的思维惯性却是更加任重道远。因为唯GDP论早已扎根于一些官员的头脑里,沐浴风雨即生根发芽。

苏剑分析,其根源还是对政府的定位以及政府职能的定义存在偏差。如果政府依然强调其发展经济的职能,那么就难以消除其GDP至上的理念,因为除了GDP没有其他指标能正确客观衡量一个官员的政绩了。

如果把政府职能从发展经济转换为服务经济、服务民生,那么对GDP的强调自然就会消除。但苏剑也表示,从当前中国的现实来看,对经济增长率的考核仍是不可或缺的,因为无论是国民收入增长还是中国梦的实现都需要经济增长的支撑,没有经济增长其他一切将失去基石。

因此苏剑认为,当下可行之策就是削弱政府政绩考核中GDP的权重,增加民生、环境等权重,建立一个科学的考核指标体系。“不过民生、环境这些指标不像GDP那样容易量化,相对要复杂一些。”

就目前而言,通知虽然指出要建立科学合理的考核指标体系,但并没有确立一个具体可行的量化指标。不过让人欣慰的是,相关的探索已经展开。日前山东省委、省政府下发了《关于改进完善17市科学发展综合考核工作的意见》,改革了原有的考核体系,将总分1000分中的GDP分值由60分降低至25分,大幅增加环保指标的分值达205分。

无独有偶,广东、湖南等多个省份也先后改革了原有的考核体系,降低GDP权重、增加环保权重是他们共同的抉择。

唐建伟认为,当务之急还是要改善这种政府官员的任命制,目前的任命制使得政府官员更看重迎合上级,没有足够重视群众的呼声。只有增强群众对官员考核的发言权,才能使得地方官员心里真正装有群众,从而做到权为民用,利为民所谋。

“其实,转变政府职能并不会增大政府官员的压力,反而会减压。”唐建伟说,转变政府职能就是让市场竞争的准则做裁判,政府做好公共服务就好了。权力减少,责任也会减少,压力随之也会减轻,不像现在,权力大,责任也大,压力更大。

此外,据苏剑介绍,国外一些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速是一个自然的结果,自然形成多少就是多少,政府也没有发展经济的职能,比如美国只有保就业、抑制通货膨胀的职能,一般用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来考核政府。

不过苏剑也指出,国与国家不同,不具有可比性,比如国家政治体制不同,目标定位也不同,所有这些也就决定了政府职能和考核办法的多样性。■

贵阳扭锁

重庆金属粘接用胶水

长春肉鸭价格行情今日报价

西宁三轮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