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经济再探底央行对五大行5000亿放水真相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02:40 阅读: 来源: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经济再探底 央行对五大行5000亿“放水”真相

非常时刻,有没有非常动作?

9月16日下午,一则“央行对五大行进行5000亿元SLF(常备借贷便利)”的传闻激起了千层浪,市场也随之大幅波动。传闻的细节是,央行将在最近两天分别向五大行每家做1000亿的SLF,期限为3个月,性质类同基础货币的投放。据此推算,相当于央行实行了一次全面降准0.5%的规模。

这一消息得到国泰君安、国信等数家机构证实属实,这似乎并不意外,刚刚出炉的8月宏观经济数据显示,PPI、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房地产开发销售等主要数值普遍惨淡,经济再次探底风险加剧。但蹊跷的是,央行以及五大行均没有正面回应。

当《华夏时报》记者向央行求证时,央行新闻处回应称:“目前没有确切消息。”中行、工行、交行新闻官则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没有得到具体通知,以央行口径消息为准。”

“SLF主要用于平滑短期流动性,这个节点投放很有可能。”国信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钟正生坦言,央行此举意在鼓励商业银行放贷。一直以来,商业银行抱怨存款准备金率高,放贷能力受到制约;央行则认为货币市场利率并不算高,商业银行太顾及自身利益,而不顾及支持实体。

而事实上,在受访的多数业内人士看来,目前央行传统货币政策已被“绑架”:央行在要定向发力不要全面宽松,要“滴灌”不要“漫灌”的背景下,基本将传统货币政策(降息和降准)“雪藏”了。

一方面是因为降息降准与创新宏观调控方式的要求不符,另一方面也因货币政策工具箱里多了不少工具,比如SLO、SLF。“我们也不要把短期与中长期混淆了:往前看,双率调整皆有可能。”业内人士坦言,“但目前,央行只会‘小修小补’。”

未被证实的SLF

“就从目前信息传闻看,都是从券商处证实,但当事方却都沉默,这也是很大的疑点。”一位受访的业内人士坦言,而另一疑点是,SLF需要商业银行向央行提出申请,虽然说是央行用资产进行操作,但对商业银行来说SLF相当于负债,怎么可能五大行同一时间一起申请,且金额都在1000亿元?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微博)称:“当局以SLF向五大行注入5000亿资金未获证实。”另外,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管清友(微博)、钟正生都表示,“未获求证。”

据记者了解,中信证券银行组17日一早通知机构客户:刚得到消息,SLF央行对银行做了意象性传达,尚未具体实施。“这是一个消息比新闻跑得快的时代。”中信证券人士笑言。但国泰君安银行业首席分析师邱冠华表示:“经了解及判断后,情况基本属实。”

而此时,即便官方尚未给出确切回应,央行给五大行注水的消息已悄悄发酵。

一个常识是,作为正常流动性供给渠道,央行于2013年初创设了SLF,其主要功能是满足金融机构期限较长的大额流动性需求,对象主要为政策性银行和全国性商业银行,期限为1-3个月。SLF以抵押方式发放,合格抵押品包括高信用评级的债券类资产及优质信贷资产等。

“这种工具主要的用途是用来提供1到3个月的流动性,这种流动性主要是以备应急时候采用,比如有突发事件。”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特别是像2008年那样金融危机的情况,市场忽然短缺流动性的时候,就把这个工具拿出来采用。在正常的情况下,央行也会通过这种方式时刻操练着这种用途。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此次SLF操作有利于为实体经济交易、投资服务,央行创造更多丰富、成本低、规模大的金融工具,能够让获得资金的银行增强服务客户的能力。但资金要流向实体经济有真实需求的领域,要能增加就业,决不能流向投机炒作领域。”

“最近几个月,实体经济对资金的需求是有的,但也有很大部分是做委托贷款、吃利差,最终又回到了银行。”赵锡军称,能否达到预期效果的关键是看资金是否流向了小微企业、三农等领域。

经济再探底?

所谓无风不起浪。8月份制造业投资断崖式下跌导致了市场传闻。

国家统计局近日陆续发布了8月份PPI、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房地产开发销售等主要经济数据。这些数据普遍呈下滑态势,带动各指标月度数据曲线继续向下探底;其中,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分别创68个月和2013年来新低。备受关注的高频指标发电量——“李克强指数”之一年内首次负增长。

“传统上,8、9月份是公路物流行业的旺季,今年很明显的感受就是旺季不旺,整个行业物流的量跟去年相比没有什么增长,甚至有下降。”万家物流有限公司董事长范立军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原来我们公司每年都有一定增长,现在基本上是与去年持平和略有增长的状态。”

实际上,从8月份的经济数据来看,交通物流行业还不是实体经济中表现最差的,工业制造业的情况更加堪忧。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8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6.9%(扣除价格因素),比7月份回落2.1个百分点,创下68个月以来新低。

不仅如此,“8月份的经济指标几乎是一片哀鸿,甚至没有一个向上的。以此来评估经济形势,意味着形势是很严峻的。”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微博)对本报记者表示。

在连平看来,今年的情况跟去年、前年有很大的不同,今年好多经济指标突然间失速。比如说7月份信贷规模,很少见地掉到3000亿左右规模,2月份的贸易数据出现明显的失速,最近8月份很多数据又下得很快。

对于骤然失速的经济指标,一些分析人士惊呼,经济形势堪比2008年金融危机。但国家统计局的官方解读是,工业、电力、投资等主要经济指标增速出现一时回落,“经济运行出现波动,既有世界经济复苏乍暖还寒、国外需求不振的原因,也受基数、气候等特殊因素的影响,主要还是国内房地产调整效应累积增加、企业主动调结构转方式的结果。”

但即便8月工业增加值意外滑落至6.9%,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已接近或触碰底线。但管清友认为,对于央行来说,“底线思维”并没有变化,不会采取剧烈“出清”方式去产能和去杠杆化。

“如果SLF被证实,那么全面降息几无可能。”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

全面降息“未到时候”

央行数据显示,外汇占款增速自5月开始出现下降趋势,6月环比出现负增长,7月金融机构外汇占款出现短暂回升,增加378亿元人民币,但8月再次出现负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8月我国出口同比增长9.4%,进口同比下降2.4%,贸易顺差为498.3亿美元,刷新单月历史最高纪录。这与外汇占款负增长出现明显背离。

外贸顺差的持续扩大,而外汇占款却出现减少,面对如此明显的背离,不少分析人士开始猜测,这可能是热钱在大量流出。对此,连平判断,短期资本可能在流出,未来在美联储退出QE等因素的共同影响下,外汇占款将呈趋势性放缓态势。

但这也表明,央行在践行其逐步退出对外汇市场干预的承诺。“虽然经常账户下顺差,但美元走强,企业不愿意结汇。”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周先平教授认为,这种状况是内外双重因素造成的,内部看是经济增长放缓,而外部因素则是美元升值。

同时不可忽视的是,外汇占款减少增加了宽松货币的必要性,上周公布的一系列金融、经济数据显示,我国当前经济面临巨大的下行压力。此时,市场呼吁降息声一片。

但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陈雨露坦言:“现在还不到降息的时候,降息是强刺激信号,能不采取就不采取。央行还有很多其他手段可以用,比如定向降准、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力度等。”

监管层的态度亦如此。一方面,李克强总理在达沃斯论坛讲话前可能已经看到了羸弱的宏观经济数据,但仍强调“保持定力,坚持定向调控”;另一方面官媒新华社以重磅评论认为降息预测是不信任改革,将降息彻底放到了改革的对立面。

如此看,传闻中的SLF是央行极有可能祭出的手段之一。

原因在于,一是SLF可以对冲外汇占款缺口。根据数据显示,8月金融机构外汇占款-311.47亿元,再度出现负增长。“尽管贸易顺差录得3000亿元人民币的历史高位,但外汇仍多以外汇存款的形式保留在企业层面,企业持汇意愿强烈。”管清友表示,除此之外,过去人民币大幅升值可能反映干预外汇市场力度减弱,导致外汇留存于银行体系内,并未转化成基础货币。

二是SLF可以化解新股发行压力。根据统计,9月16日后共有13个新股申购。“发行量不低,对流动性需求不弱,且新股发行集中于月末。”管清友认为,同时SLF可以对冲存款偏离度考核制度的冲击。

9月14日,银监会、财政部和人民银行联合下发《关于加强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236号文”),要求商业银行月末存款偏离度不超过3%,并提出8条禁令,防止银行违规吸收和虚假增加存款。

“存款偏离度考核短期会导致中小银行无所适从,倒逼中小银行将月末最后一周的存款冲量压力提早至月中或其他时间,可能会导致资金利率提前大幅摆动。”一位国有银行人士认为,此时央行释放SLF就可以缓解银行提前揽储导致的短期流动性紧张。

至此,央行的货币政策或许不会强刺激,但会维稳。

南京压胶机

四川酒店床上用品

武汉牙齿贴片价格

河北斜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