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韩国政府加强打压网络言论指责官员或被制止

发布时间:2020-03-10 10:56:43 阅读: 来源: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腾讯科技讯(何盈)北京时间8月15日消息,《纽约时报》日前发表文章,对韩国愈来愈严重的网络言论打压情况进行了报导和分析。

一名批评政府的网友在Twitter账号上诅咒了总统几句,以后发现自己的Twitter账户被封。一名激进份子由于某些官员批准建设一个具有争议性的海军基地,在Twitter上发表内容将这些官员比作海盗,他以后遭到海军的刑事诽谤指控。1名法官曾撰文称总统(阁下)大力打压那些挑战他权威的互联网用户,后来被免职,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对该法官的报复。

如果是在中国,此类打压互联网自由的行动值得注意,但可能其实不使人意外,毕竟这里有一批保持警惕的网络审查人员。但是,在上述案例中对社交媒体的严格管制居然产生在韩国一个繁华发展的民主国家,全球互联网普及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

这些表面上的不一致最少部份源自于韩国努力调和两方面的冲突:一方面,该国渴望将网络作为一种追逐世界领先经济体的途径;另一方面,固守于家族式和有点清教徒式的传统。这个国家曾将Lady Gaga视为一种威逼,制止18岁以下粉丝观看其演唱会。因此如果互联网用户可以随便在公共场合骂人、阅读非法的色情内容并挑战权威,这肯定非常令人不安。

《谈韩国人:他们是谁、他们想要甚么、他们的前程在哪里》(The Koreans: Who They Are What They Want Where Their Future Lies)1书的作者迈克尔布瑞恩(Michael Breen)表示:不久前,政府和包括媒体在内的社会机构的角色有点像民众善良的家长。政府一直是最明智的,民众总是有点愚昧。我认为这类想法仍然存在。

批评总统李明博政府的人士一直认为,该政府的守旧立场是打压互联网的缘由。但他们指出,制止亵渎言行和其他网络行动也成为了一种方便的借口,好让批评人士噤声。这已不是第一次政府被批评过于激进;两位前总统助手和其他官员都由于涉嫌对网民实行非法监视而接受审判。

激进人士表示,削弱来之不易的自由尤其令人不安,由于社交媒体已成为宣泄不满情绪的最新途径,取代了20世纪80年代的街头冲突。当时的街头冲突致使了延续几十年的独裁制的终结。

新媒体和像Twitter等社交网络服务已成为了反政府和左翼人士新的政治工具,提倡言论自由的激进人士Chang Yeo-kyung表示。政府希望创造一种杀一警百的效果,从而避免批评言论的散布。

一些国际观察者也认同这类指责。去年,韩国这类做法也引发了联合国言论自由特别报告员的警惕,并告诫该国的官员,公然批评是民主制度必须的。

今年,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在一份名为《互联网的敌人》(Enemies of the Internet)的报告中将韩国列为受监视国家,使其与俄罗斯、埃及和其他以打压异见人士而著名的国家为伍。

该组织表示,韩国已加强了该国长期以来针对支持朝鲜资料的打击活动。但是这份报告表示内容审查也集中于网络上表达的政治意见在今年选举年里这是重要的话题。

政府否认试图压抑批评意见并表示大部分的调查都是由于收到市民的举报,尤其是那些自我标榜为网络警察的人士。

在一份为自己的立场辩解的声明中,韩国政府表示,采取这些行动是由于大量侮辱、流言传播和诽谤致使人身攻击人身攻击和自杀,并演化成为社会问题。

但是政府环境政策的批评者、牧师Choi Byoung-sun表示,自由言论遭到压抑。

他们以消灭几只跳蚤为理由烧掉整座房子,Choi Byoung-sun说。他曾发表博客文章正告含有工业废物的水泥所存在的潜伏健康风险,致使自己的博客被封,他对此作出抗争(最后取得了成功)。

韩国政府对互联网的支持带来了一些成效:该国的下载速度到达全球前列。值得自豪的还有,在首尔的地铁站人们可以通过自己的智能手机阅读互联网。

但是这些明显的优势也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结果:网民进一步社交化带来了严峻的挑战。这类反感挑战上级的思想在韩国已非常根深蒂固,例如当该国的航空公司在20世纪90年代遇到数量不寻常的空难事故,调查者常常将副驾驶犹豫不决的部份缘由归咎于作出事后批评的飞行员,即便该事件的毛病非常明显。

互联网通讯的距离和匿名性消除了这些耽忧。突然间,人们变得放松了,可以在朋友之间普通交谈时批评领导人。分析师称,那些被严厉批评的人士所遭到的羞辱是不容小觑的。

Chang Yeo-kyung表示:政府非常重视保持公共形象。

Park Kyung-sin是反对党任命的政府互联网监管委员会的成员,也是政府政策的剧烈批评者,他表示政治精英人士特别感到受威逼,由于他们将自己视为父亲般人物。

在李明博执政后,这个委员会作出的首个决定是净化反对李明博的语言,由于正如一名委员以后泄漏,李明博应当具有国父一样的地位,国家是家庭情势的延伸。

这类社会上守旧的言论在李明博的前任卢武铉执政时期并没有取得太多支持。卢武铉更加愿意接收来自网络的批评,部份缘由是他决心废除政治分析人士所谓的帝国总统制,认为网络评论比保守派主流媒体的言论更友善。

通过李明博任命的官员,监管机构对网络内容删除的数量提高两倍以上,从2008年的1.5万到去年的5.3万,缘由是这些违法内容包括色情成份、亵渎语言或支持朝鲜。

批评政府的人士认为,监管加强开始于李明博任期初段,当时他的政府指责政敌在2008年利用互联网组织大规模抗议以反对进口美国牛肉的决定。

监察机构以传播流言为由对其中部份人士提起指控,批评者认为其使用了独裁统治时期的法律。在遭到指控的人士中,包括一名发短信要求全国学生罢课参加抗议的少年(后来被判无罪)。

这项法律终究被判定违背宪法。但是激进人士表示,政府可以退而使用大量法律武器,尤其是反诽谤法。政府对这项刑法的定义大大超过其他国家可以接受的限度。

联合国特别报告员法兰克拉卢(Frank La Rue)在去年的报告中表示:很多刑事诽谤案起诉的言论都是正确和符合公共利益的。

对Park Kyung-sin来讲,其中一个最糟的问题是,监管委员会可以在不告知作者的情况下,不受惩罚地删除某些内容。

该委员会表示,正寻求变得更加透明。但是曾发表反对李明博内容而被封账户的Song Jin-yong表示,该委员会躲避了有关民主权利的一个更大的问题

Song Jin-yong最近表示:政府说我乃至不能选择自己的Twitter账号名。如果我对总统不满意,难道没有权提出批评吗?

成都到绍兴货运公司

成都到钦州物流价格

三亚私家车托运到上海三天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