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白骨精是谁最可怜最令人寻味的妖精

发布时间:2020-02-26 18:56:20 阅读: 来源: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白骨精是谁?最可怜最令人寻味的妖精

白骨精是民间的叫法,表示是白骨变成的妖精。在最初的《西游记》母本《大唐三藏取经诗话》里,白骨还尚未成精,那时候它还仅仅是一具长达四十余里的白骨。

三藏法师有点近视,便问猴行者(孙悟空人物原型之一):“哎,悟空啊,你看那山头上是不是有一具像白雪的枯骨呀?(山头白色枯骨一具如雪?)”猴行者回答说:“是的,师傅,这里是明皇太子换骨升仙的地方。(此是明皇太子换骨之处。)”然后三藏法师便合掌顶礼而行。

没有了白骨精,取而代之的是白虎岭上的一只白虎精。根据母本,这只白虎精变身成为一白衣妇人,身挂白罗衣,腰系白罗裙,手把白牡丹花一朵,面似白莲,十指如玉。后被猴行者识破,两人斗法,最终猴行者战胜了白虎精。

在这个母本里,白骨精的来历很简单,就是明皇太子升仙的时候,脱胎换骨留下的白骨。这堆白骨与白虎精变化成美妇人的这些桥段后被吴承恩糅在一起,就演变成了三打白骨精这个故事。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这堆白骨既然是明皇太子的,那么性别应当是男性。

在吴承恩版《西游记》中,这里白骨精的本名是尸魔,叫做白骨夫人,是白虎岭上一个女尸,采天地灵气,受日月之精华而成的妖精,这便和《诗话》里的白骨是男性相违背。对此我认为原因可能有二:其一,白骨精被定义为女性角色是为了让故事读起来更加逼真。因为白骨精变化成了两个女性角色和一个男性角色,而且凭借少妇的形象成功地骗过了除悟空之外剩余的三人一马,这样出色的演技毕竟除了像孔连顺这样出色的男演员外,一个没有受到过系统专业戏剧训练的男性要把两个女性角色(少妇和老妇)表现得淋漓尽致,是很困难的。因此白骨精由一名女演员来担任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电影版《三打白骨精》试图丰富白骨精的形象,给白骨精增添了许多内心戏,把白骨精想吃唐僧肉的动机解构得十分复杂,因为对人性感到绝望所以觉得做妖更好,为了能够在妖道上保持超长待机而想要吃唐僧肉的理由仍然很牵强,不如原著中白骨精作为一个勇敢的吃货的欲望来得纯粹。

《西游记》第二十七回,白骨精被孙悟空带起的一阵风惊动,发现唐僧,惊喜地表示自己的造化到了,“几年家人都讲东土和尚取大乘,他本是金蝉子化身,十世修行的原体。有人吃他一块肉,长寿长生。”可见白骨精是有家人的,白骨精被三棒打死后原形露出“白骨夫人”这一称呼也表明,白骨精即便父母不详,也是有丈夫的——古代男子也有以“夫人”为名的,可毕竟为荆轲打造匕首的徐夫人、以诅咒帮助获得军事胜利的丁夫人也是先秦两汉时期的事了,太过久远。

再看白骨夫人的家在哪里。化作斋僧少女后,白骨夫人自我介绍说:“此山叫做蛇回兽怕的白虎岭,正西面是我家。”假话只有部分为真才足以令人相信,倘若这句话为真,大抵可以推断出白骨夫人的身份。第二十八回讲道唐僧赶走孙悟空后,一行人“挑着行李西行。过了白虎岭,忽见一林丘。”到了黄袍怪的地盘黑松林里。

黄袍怪的夫人本是披香殿侍香的玉女,因与黄袍怪的真身奎木狼有私情,先下凡投胎,托生成宝象国三公主百花羞。三公主没有法力,她与黄袍怪的因缘已定,但从种种表现上看,原著中的三公主并没有表现出对黄袍怪的爱恋,反而有点像等待被解救的机智妇女,可以粗略地断定玉女在投胎过程中有损耗。

可能就是这部分损耗造就了孙悟空所谓“潜灵作怪的僵尸”,只是一息执念与骸骨的简单组合,会一点狸猫都懂得的伎俩,没有帮手,没有权势,孤零零地守着白虎岭,一个靠小伎俩害人的僵尸不会掀起《生化危机》那种灾难性的后果,当然也不会出现电影中的群妖大战,巩俐饰演的这位白骨夫人比思念青梅竹马小狐狸的孙悟空更加离谱,这个形象将《三打白骨精》中对恶的善变、善的猜忌抛在一边,为作恶强行编造合理化借口,恶不再是善的绝对对立面,善对恶的征讨变成了一场双方力量的角逐,白骨精不再是少女、老妇、老翁,而是一个强势的中年妇女,《西游记》中最经典的故事被彻底曲解,白骨精这样战斗力低下的妖精要打三遍,其意义已经完全丧失了。

不过,无论《三打白骨精》是何等糟烂,仍然能够依赖着对经典作品、经典形象的消费赢得票房,不要忘记当年的烂片《大闹天宫》是如何在票房上碾压口碑良好的《冰雪奇缘》的。

白骨精虽然没有高贵的出身,没有别的妖怪的法宝,确以自己对人性的熟知,让悟空师徒俩人反目,断绝关系。可想而知白骨精是多么的可怕。或变瘦弱的小村姑,或变身老头,或变身_.可惜多了一颗害人的心,虽然师徒三人没有看穿,但逃托不了悟空的火眼晶晶,可惜悟空当时情商不够高,面对小人阴谋将要得逞,无法去深辨,无奈,不知所措在心中纠结,最后只得顾大局,不在意同事八戒的馋言,不在意师徒间的关系。可想白骨精的对手是多么的强大,但白骨再2再三的面对自己的强者,没有特殊的技能,没有特殊的法宝,更没有高贵的出身,确以挑拨离间,而使自己辉煌。可惜不走正道,使自己身败名裂。 小时候看西游看的是热闹,上学时看西游看的是能耐,婚前时看西游看的是关系,现在看西游看的却是感悟,有字真经没人去悟顶多也是摆设。白骨不以正道注定自己会失败,哪怕是自己的多么不平凡

想到女儿国,不禁想起86版《西游记》的女儿国国王的饰演者朱琳,朱琳长相清秀,一股大家闺秀的感觉,把女儿国国王演绎的淋漓尽致,把国王和唐僧的爱情演的生动形象。

说到女儿国国王,在导演杨洁选角色的时候曾出现过纠纷。那就是导演杨洁在《西游记》中白骨精的角色饰演中选择了杨春霞作为最佳人选,然而杨春霞一听自己饰演白骨精马上变脸“什么?我长得像白骨精?”而后,导演与她进行交流,杨春霞表示“除非让我演完白骨精再演女儿国国国王,否则免谈”杨洁导演觉得实在不妥,哪有演完坏角色的又来演好角色,会给观众带来错觉的,于是“连哄带骗”的让杨春霞演完了白骨精的戏份,但是杨洁却食言了,她最终把女儿国国王的角色给了朱琳来演,这让杨春霞从此对杨洁怀恨在心,这一恨就是三十年,就连葬礼最终都没有参加,可以说是老死不相往来了。

课外语文

西北水电

文化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