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揭秘抗战谣言那些年复活的日军

发布时间:2021-01-05 15:12:13 阅读: 来源: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揭秘抗战谣言:那些年“复活”的日军

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浴血奋战,最终联合世界反法西斯力量击败了日本侵略者。中国军队多次利用巧妙的战法与过人的勇气,给敌人造成了沉重的打击,这其中不乏许多经典战例,却也夹带着很多水分甚至谎言,从断章取义到以讹传讹再到无中生有,各种来路的战果错综复杂,不仅给历史增添了荒谬,也让真正的英雄们被人们忽视甚至遗忘。

这些战绩或为战时鼓舞士气而作伪,或因记忆不清而失真,或战后为“翻案”而编造,数量巨大类型庞杂。笔者无力一一举证,只能择要者辟谣,以正视听。

从击沉“出云”号说起

提到抗战时期的日本海军,驻华第3舰队旗舰“出云”号的知名度可谓家喻户晓。在整个上世纪30年代,这艘黄浦江上最大的战舰一直是日本海军在中国横行的符号,被中国军民当做记恨万分的大目标。以至于沪语中专门有“出云舰”一词形容强大之物。

在著名的网文《六十年过去了,有谁还记得》中,“国军空军炸毁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炸沉日本海军第3舰队旗舰”被作为国府抗战的重要战果。有关“出云舰”的沉没说法颇多,有说空袭炸沉的,有说鱼雷艇偷袭击沉的,甚至还有说蛙人安放炸弹的……可是史料记载中,日本海军“出云”舰在上海期间仅受过轻伤,随后被日本海军恢复为一等巡洋舰,加装高射炮后返回日本,并在江田岛海军学校做训练舰。直到1945年7月24日,该舰才被美机炸沉。

尽管“击沉出云舰”是一个不存在的战绩,但试图击沉该舰的行动确实存在,而且空海俱全:1937年8月14日,空军第二大队11队队长龚颖澄率所属9架诺斯罗普-2E轻型轰炸机于当日上午10时10分抵吴淞江上空,轰炸日本第三舰队旗舰出云号。由于技术不够以及日军炮火阻拦,轰炸没有造成可见的伤害;8月19日,沈崇晦机组在作战失踪后,为提振士气民心,军方宣传沈崇晦机组驾机冲撞“出云”舰;8月25日,空军第八大队3架亨克尔He-111型轰炸机和2架马丁B-10轰炸机飞往上海轰炸狮子林、蕴藻滨一带江面敌舰时,也曾有传言“出云”舰遭到轰炸,但据日方记录,“出云”舰并未在空袭中受损。

8月14日,电雷学校快艇大队“史一〇二”、“文一七二”两艘CMB型鱼雷快艇伪装成渔船,由快艇大队副大队长安其邦率领,经太湖、松江前往黄浦江。8月16日,安其邦亲自指挥“史一〇二”艇从新龙华出发,在低速通过十六铺码头的沉船封锁线后突然加速,“用最高速率冲越所泊敌驱逐舰,傍英、法、意各外舰前进”。快艇在300米距离上向“出云”舰发射两枚鱼雷,结果一枚击中外滩日本总领馆附近的江岸,在路上炸开一段裂缝,另一枚则击中了“出云”舰外围的防护驳船。“史一〇二”艇在撤退时遭日舰射击,中弹进水后沉没在九江路外滩浦江码头附近。

如果说“击沉”虽系夸大,但“攻击”“出云”还可以算作抗战“战果”的话,笔者看到的另外几则战绩则更加混乱——在厦门胡里山炮台的介绍中,这门19世纪的火炮在1937年“击沉”日本海军“箬竹”型13号驱逐舰的战果被反复提及。但“箬竹”型驱逐舰总共只有8艘,除一艘于1932年被撞沉外,所有舰艇都在1940年以后才被击沉,子虚乌有的13号舰根本不存在。

厦门外海确实有一艘沉没的日本驱逐舰,但该舰是1945年触礁沉没的“天津风”号,与胡里山炮台的战果无关。至于这一战果的最初说法究竟是误传还是开发旅游的噱头,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比起上述两类战绩,网络时代产生的虚假战绩不仅更可观,其内容细节看起来也更加“翔实可信”。2005年,人民网曾刊登一篇《中国勇士舍命击沉日本航母》的“雄文”,记述了1937年国军空军3架轻型轰炸机重创日军“龙骧”号航母的所谓“秘闻”。不过查询抗战期间国军空军的作战记录,11月11日国军空军主力正用于掩护淞沪会战部队后撤,并无向敌舰发起空袭的记录;日本海军“龙骧”号航母也没有任何战损维修记录;加上文中出现诺斯罗普-2E轰炸机根本无法达到的“8000米高空”,可以认定文章所述内容完全是子虚乌有。

这些假战绩在网络上广为流传,不仅混淆了真正的历史,也给当代人了解抗战制造了巨大的障碍——在2011年播出的电视剧《远去的飞鹰》中,甚至出现了男主角驾机对日本海军“加贺”号航母发动“神风特攻”的荒诞桥段——中国空军在抗战中的形象已经足够高大,何必要用谎言为它无谓地涂脂抹粉?

置“虎贲”于死地的看客们

《六十年过去了》一文中曾如此描述常德战役:“74军57师的8000名官兵阻击10万日军15天之久……师长发出了74 军57师最后一封电报: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副师长、师附、政治部主任、参谋部主任死守中央银行,各团长划分区域,扼守一屋,作最后抵抗,誓死为止”,大有荆轲刺秦之时,“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歌慷慨。作家张恨水还以常德会战为主题,创作了小说《虎贲万岁》,自此,57师便有了“虎贲”之名。

8000“虎贲”阻击十万日军15天,不可谓不壮烈,但放大到常德城外,国军却是另一局面:10万日军是参加整个常德会战的日军人数,直接进攻常德的只有约3万人,余下部队则在外围与多达20万的国军作战,这种“整体以众击寡,局部寡不敌众”的局面本就是国军糟糕的指挥导致的。

常德苦战,多数友军部队却作壁上观。常德会战的十多个军里,仅有第10军积极行动,试图救援常德。据郭汝瑰的《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记载,第10军早在25日即已渡过资水北上来援,从右至左按第190、第3和预10师的顺序展开,26日发起攻击;29日接到战区速解常德之围、向德山突进的命令后,30日拂晓起,以预10师向阻击的日军发起猛攻;以第3师第8团牵制当面日军,师主力乘机钻隙向德山急进。当日进至德山。12月1日黄昏,留第9团守德山,第7团经南站向常德突进,遭到日军的阻击及侧击,又退回德山。此时,预10师师长孙明瑾在激烈的战斗中身中4弹,已壮烈牺牲。第190师亦伤亡甚众。最终第10军的英勇救援并未成功。

从战果来看:日军伤亡1万余人(日军声称伤亡4251人),国军伤亡六万多人,还丢了常德,也很难说是一场胜利。

常德失守之前,“虎贲”师长余程万的最后一封电报是“弹尽人亡,城已破,友军观望不前。刻大街小巷混战成一团。职率副师长参谋长死守中央银行”。结果发完电报,他就带着残部突围而走……尽管依当时的敌我对比这一行动无可厚非,战前在开罗会议夸下海口说一定守得住常德的蒋委员长却大为光火,几次想要枪毙余程万,多亏老上司孙连仲、王耀武接连求情才逃过一死。

后世有人将常德会战称为: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且不论苏军从未让斯大林格勒彻底陷落这一事实,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德军损失了东线南翼兵力1/4,导致苏德战场攻守的彻底转变。常德会战后的国民党则继续惨败,在1944年的豫湘桂战役中损兵六七十万人。丧失国土20余万平方公里, “37天丢38城”的战报连罗斯福都为之瞠目结舌。

在这场大溃逃中,此前积极援救余程万的第10军军长方先觉,戏剧性地复制了第57师的悲剧。衡阳保卫战中,方先觉指挥的第10军面对日军重兵围攻,坚持防守47日,直打得部队弹尽粮绝、城内废墟一片。援军却如常德会战一样久久不至。绝境之下,方先觉在日军答应不伤及第10军剩余官兵的条件后向日军投降。后在他人帮助下,成功逃回重庆。这成为他毕生的污点,甚至在1968年退役后,他还因其衡阳投敌的事被屡次抨击。

有意思的是,衡阳保卫战又被称为“东方的莫斯科保卫战”,但红军在莫斯科城下赶走了德军,国军却在丢了衡阳之后一路失地损兵。如此“中流砥柱”,也算史所鲜见。

“国府”下限低?你错了

如果说炸沉“出云”,炸沉“龙骧”的战报最初源头还可解释为国军飞行员的“误报”(飞行员自己误报击沉敌舰的情况还算常见,需要通过其他侦察手段进行核实)。“常德会战”最初也勉强可算是战时宣传需要而故意拔高。那么近年来网上一则性质极为恶劣的谣言所说的抗战中“国军”杀敌人数,就实在是…… 蒋“先总统”看到这个恐怕在坟墓里也要羞愧得翻身。

这则谣言颇长,这里仅节选其中一部分作一下分析。网上已有逐条引用可信史料驳斥的文章,数据详实,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查阅。所谓“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这种伪造史料和数据的行为是极为下作的,对于一些不求甚解的网民也极具欺骗性。我们先看看这则恶劣谣言中的几个数字:

国军对日作战毙伤日寇10万人以上的7次战役:

……2.凇沪会战:国军战报:毙伤日寇16万余人;日寇战报:死亡16万人,伤31157人(日本防卫厅《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4.第三次长沙会战:国军战报:毙伤日寇15万余人;日寇战报:伤亡14.6万人(日本防卫厅《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

根据这则谣言,日本仅在其所属“7次战役”期间就有超过100万的伤亡。

日本在中国战场的伤亡人数,台湾方面的数字是276万余人,这或许是过于夸大了的数目。而目前大陆和日本学者关于整个中国战场消灭日军数目,有105万、133万、138万、150万、198万等几种。

即使是按照198万的说法,那光是国军的“七次战役”就打掉日军一半以上的伤亡,真是令人惊讶。更不用提网上更加离谱的一则谣言甚至把“国军”自己276万的歼敌数字又给夸大一倍,称国民党说自己歼灭了578万日军(日本自己统计整个二战中的伤亡,也不过233万)

“国粉”这谣造的,连“国府”都成了“忘记历史,忘记英雄”的罪人了。

以淞沪会战为例,台湾方面1973年的《中国现代史》称,在淞沪会战前后三个月内,日军伤亡约10万人。谣言中引以为证的《中国事变陆军作战》一书记载则是:战死9115人,伤31257人,合计约4万人。解放军70年代编撰的《八·一三淞沪战役》中记载为:“日军自己承认伤亡达5万人”。

“国粉”的想象力再次超越了真实世界中的“国府”,连国府自己都只好意思吹十万。“国粉”硬生生修改成了16万,还要把日本人拉过来给自己“做证”。

败仗要这样吹法螺,“胜仗”自然要更加夸大。以“天炉战法”著称的“第三次长沙会战”中,国民党军以30万兵力与日本12万大军交战。这场战役在抗战中是国军为数不多的大胜仗,在10万以上日军进攻面前战线罕见地没有崩溃,而且战役后期还能实施有限反击,恢复了战役发起前双方的战线。

“国军”1942年《第三次长沙会战之检讨》中统计伤亡为:国军伤亡28116人,毙伤日军56994人,俘虏139人。按照这个统计口径,这无疑是正面战场上少有的国军与日军交换比超过1的大胜仗,可喜可贺。

不过在以总结日本二战战报为主的《中国事变陆军作战》一书中,仍坚持日本当时的战报,称日军战死1462人,伤4029人。这个数字显然缩水十分严重,谣言作者篡改、“引用”此书,让日本人痛痛快快地承认自己“死伤15万人”,简直就是要日本史学界的亲命啊!

事实上,这种谣言对国民党军正面战场少有的几次胜仗过分吹嘘,根本就不能起到什么“提醒人们勿忘历史,纪念国军抗战英雄”的作用,反而是对为国捐躯的英勇军人的不尊重。至于事情真相、历史教训,相信也根本不是造谣者关心的问题。

效仿最近获得鲁迅文学奖某诗人,笔者歪诗如下,以表此刻心情:

但得“国粉”谣棍在,辩才何须萨哈夫!

楼梯防滑条

洗沙泥浆脱水设备

防草布厂家

埃特板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