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关注卖粮难粮价太低卖着心疼细叶荛花

发布时间:2020-10-19 05:39:42 阅读: 来源:缓蚀剂中间体厂家

关注卖粮难:粮价太低卖着心疼

卖粮要给好处费、排队卖粮压力大……近日,记者走访了河南多个县区,卖粮难,成为当地种粮农民最大的痛点。

“今年种粮倒贴钱”

“价格低还不好卖,300亩地的水稻、几十万斤稻谷一点儿都没卖。”信阳息县白店镇时楼村创新家庭农场负责人、种粮大户张德今年有些苦恼。

在张德的仓库里,记者见到晒干了的稻谷被打垛囤在一起。现在的他感觉很是无奈,“卖给粮库,他们说水分高,卖给粮贩子,他们把价格压得很低,卖着都心疼。今年种粮倒贴钱。”

在息县,如果张德直接把粮食卖给国家粮库,可以卖到1.3元/斤,而由于水分必须要求在15%以下,他不得不另找买主,可是如果卖给粮贩子,价格只能在1.2元/斤以下。“几十万斤的水稻再晾晒倒腾一遍,可不是小事,如果粮贩子能给到1.2元/斤,无论如何都要卖掉。”

今年麦收季节,由于受到天气影响,豫南小麦的品质大打折扣,至今张德的小麦还剩下几万斤没有卖出去。看到今年秋粮又是这种情况,张德明年不打算种那么多的粮食了。“种了,卖不出去,卖了,还赔钱。幸亏和村民之间是一年一签的协议,可以退给他们不种了。”种了几十年地的张德有些沉默了。

在南阳社旗县唐庄乡邢庄村的盛康家庭农场内,记者看到收获的玉米堆成了一座座小山包。由于市场价格低,面对丰收的秋粮,农场主戚秋阳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今年农场里的小麦也取得了好收成,但价格就一直没涨上去,我不愿意卖。”

戚秋阳感到很惆怅,“如今市场上粮食却出现了饱和状态,囤积的小麦和玉米调不出去,收购商也不愿收,让人苦不堪言。”

在豫南商城、固始、潢川等县许多种粮大户与张德、戚秋阳遇到的情况都一样。“网上说的,在一些库点‘走后门’插队售粮的现象是存在的。”采访中多位村民告诉记者。

做梦都想让粮价高一些

在息县彭店乡张庄村,种粮大户柳学友见到记者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年卖粮难啊,都是六毛多、七毛多。”

柳学友现在被自己流转承包的1.6万亩地束缚了。“玉米算是基本上卖完了,要向农户交承包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把玉米贱卖了。”柳学友说,种别人的地,只能凑一大笔承包费,“今年息县所有承包费在500元以上的种粮大户刨去承包费估计都赔钱。”

用柳学友的话来说,现在种粮很是困难,做梦都想让粮食价格高一些,要是继续保持“价格低、卖粮难”的现状,真是挺不过去了。

和张德一样,柳学友现在还囤着100多万斤小麦。“价格太低,赔得太多,舍不得卖,最近又掉价了,最好的才九毛多,还有六七毛钱一斤的。”柳学友今年也没能避免天气影响下小麦的品质和价格“双重打折”。“希望赶快把手中剩余的粮食卖掉,现在压力真是太大了。”

与张德相比,柳学友由于和村民签订的合同是承包30年,他现在是想各种办法把流转来的土地退还给农户。“我们周边好多种粮大户退地现象都比较严重,但合同受法律保护,都不好退。”柳学友说着叹气。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卖粮难,粮食经纪人、农资经营者的日子也不好过。受卖粮难影响,南阳唐河县的农资经销商史一航无奈之下采取了以粮抵债的形式回收农资赊销欠款。

南阳内乡县粮食经纪人杨海滨告诉记者,从夏粮收购到秋粮上市,日子就没好过,当时收购囤积了几十万斤小麦,往粮库交时由于品质不过关,竟然成了“烫手的山芋”压在了手里,最后不得不贱卖处理,玉米刚开收时价格也是一直下跌,差点又被“坑”了。

责任编辑:刘菁

江苏苏州哪家医院治前列腺炎医好

沈阳看皮肤病医院

治疗精神病怎么样

成都专业做无痛人流医院预约挂号